小姑帶婆婆去回診..


婆婆的腎病指數又升高


這些年婆婆一直為腎病所苦..


個性開朗外放的她因此拘謹不少


無論飲食習慣及作習都因病有所改變


幾個月前甚至因腎病住了醫院半個月..險些洗腎


醫生雖告知狀況控制住..


但語意似乎也透露出洗腎是遲早之事



今晨在整理雜物時..


看見了二個多月前在醫院照顧婆婆時寫的手扎


身心俱疲的看護工作中寫下的祈福語..


觀世音、上帝、諸天善神通通請出


只求婆婆平安出院



公公去年底的輕微中風,


讓一向英姿挺拔的他也退了色..


身體、性格都與以往大不相同..


總是嘆自己年老體衰離大去不遠矣


而我無從安慰起



娘家的媽好一點..


但生活低能的她總是簡單..


吃的簡單..用的簡單..想法卻不簡單


有根據的沒根據的理論都會複雜的盤據在她腦袋瓜..


前些時候的帶狀性泡疹就是最好的例子


忍住神經的劇烈疼痛..卻寧可相信民俗療法



印象中的自己無論工作是否多忙?自己今天是否快樂?身體是否多累?


公事、家事、私事,甚至鳥事都會一往直前.. .


陀螺旋轉似乎沒有停止唯一的暫停是家人身體出了狀況


想到獨居的媽媽..想到腎病的婆婆..想到還在復健中的公公


陪伴對長者似乎是最佳的良藥


 


 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娃娃 的頭像
娃娃

娃娃的部屋

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